? 天下商帮——鲜为人知的一品红顶商人,波谲云诡的天朝政商关系 - 豪猪养殖
您现在的位置:豪猪养殖 > 家畜养殖 > 正文

天下商帮——鲜为人知的一品红顶商人,波谲云诡的天朝政商关系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3:50浏览量:1

天下商帮——鲜为人知的一品红顶商人,波谲云诡的天朝政商关系

  第一章通天大案  第一节不怕要债的凶,只怕欠债的穷  蒙元亨点头说:“放心,一个大活人,跑不了。

”  乌日乐离开之后,苏定河一把抱住蒙元亨:“兄弟大恩大德,在下没齿不忘。

”  蒙元亨扶住苏定河,说:“大家出门在外,有难处本应互相照顾。

只是生意上的事,还得你自己想办法。 ”  “我实在没办法呀。

”苏定河长叹一声,“为了这单生意,我谋划了大半年,谁知老天爷捣乱,碰上这鬼天气。 ”  旁边有人说道:“苏老板,生意人以诚信为先。 既是水路不通,不妨改走陆路,大不了多掏些运费。 ”  苏定河说:“这不光是多掏银子的事。

木材是大件货,一般的车装不下,只好走水路。 再说这天寒地冻的,也找不到那么多大车。 ”  听到这里,众人摇头不语。

隔了片刻,蒙元亨却说:“别人找不到大车,你却有现成的。

”  “什么意思?”苏定河一头雾水。

  蒙元亨走到匠人们身前,拱手道:“各位都是能工巧匠,既然能修出王府,拼出几十辆大车更不在话下。 ”  “这个不难,但造车用的木料呢……”匠人本想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但话说一半便自个儿打住了。

此时,所有人也恍然大悟,苏定河做的是木材生意,这木料不是现成的吗?  苏定河立刻算起账:“我拿出四成的木料造大车,就能把余下六成木料运到京城,也可解燃眉之急。

”  蒙元亨又对匠人说:“各位师傅是行家,木料造了大车,卸下之后还能再用来修王府吗?”  领头的匠人想了想,说:“若是规划得当,起码有一半的木材还能再用。

”  苏定河思忖了一下,说:“这么说,我只损失了二成木料。

”接着,他又拍了拍大腿:“亏掉二成,这生意是没赚头了。 但能消灾避祸,也行。

”  “别高兴太早。 ”此时,堂内传来一声江南徽州口音,一个一瘸一跛的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。

  此人说道:“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再好的生意,没本钱可不成。 几十号工匠南下,造好大车再运来京城,途中开销不是小数。

据我看来,苏老板手上似乎拿不出这么多现银。 ”  见来人言之有理,苏定河赶紧请教:“愿先生指点迷津。

”  跛脚人笑了笑说:“刚才你不在埋怨鬼天气吗?”  苏定河依旧一头雾水,蒙元亨却醒悟过来,说:“如今运河结冰,被堵在半道的货物堆积如山。

苏老板可问其他人要银子,造好大车运送自家木料之余,顺道帮他们运货。

”  “是呀!多谢兄弟!”苏定河大喜过望,“如此一来,不仅手头有了现银,那二成木料的亏损还能补回来,真是一举两得。 ”  围观的人已争抢着上前,让苏定河帮自己运货。

蒙元亨与跛脚人趁势退了出来,蒙元亨抱拳道:“多谢先生替苏老板解了难题。

”  跛脚人说:“这位苏老板是个老油条,我并不想帮他。

只是蒙公子答应看管好此人,人心险恶,若他见势不妙溜之大吉,反倒麻烦。

如今苏老板收了会馆里其他人的银子,不劳你费心,大伙也会把他盯紧。

”  蒙元亨点头说:“如此说来,更要谢先生。

”  跛脚人还礼道:“蒙公子处变不惊,急中生智,令人佩服。

”  蒙元亨还没来得及答话,一位女童却跳出来说:“什么急中生智,不过是吹牛皮。

”  跛脚人身后跟着一位女童,大约八、九岁年纪,穿淡绿缎子的皮袄,一张玲珑秀气的瓜子脸,一双晶亮的眸子,明净清澈。

跛脚人拍了拍女童,接着对蒙元亨说:“小女年少无知,公子不必介意。

”  “不敢。 这位姑娘说的乃是实情。

”蒙元亨说,“方才情势所迫,在下信口开河,让人见笑了。 ”  跛脚人故作诧异:“圣人教诲,执事敬,与人忠,若是信口雌黄,岂不有违圣贤之道。

”  蒙元亨见跛脚人谈吐不凡,定非等闲之辈,便恭敬答道:“圣人也说过君子不器,指凡事不可拘泥教条。

乌日乐欺人太甚,我只好挺身而出。

”  “这倒也是。

”女童说道,“圣人还说因材施教,对付乌日乐这种恶奴,怎么做都不算过分。

”  跛脚人说:“我与小女来会馆访友,不巧友人外出。 屋外天寒地冻,能否到公子房中小坐?”  “当然。 ”蒙元亨将跛脚人父女引入房中,忙着斟茶倒水。   跛脚人坐定后,说:“听旁人讲,公子的父亲便是文盛合大掌柜蒙顺。 ”  “怎么,你认识我父亲?”蒙元亨问道。   跛脚人说:“蒙掌柜大名,谁人不知。 公子聪明过人,蒙掌柜后继有人呀。

”  蒙元亨摇了摇头:“先生谬赞,只是我对经商不感兴趣。 这次父亲进京办事,我跟着来京师游历一番。 ”  跛脚人盯着蒙元亨:“你说对经商不感兴趣,但我见你替苏老板算账时却精明得很。 ”  蒙元亨说:“计利当计天下利,求名应求万世名。 会算账却并非一定要做生意。 ”  “好气魄!”跛脚人竖起大拇指,“公子不愿经商,却想做什么?”  蒙元亨说:“我蒙氏先祖乃秦国大将蒙恬,在下惟愿效法祖宗,沙场建功。

”  “哦,难怪公子床头摆着那么多兵法。

”跛脚人笑着说,“兵者,诡道也。

你读了不少兵法,更能融会贯通。 刚才略施小计,虚实之间就把来人吓跑。

”  跛脚人问道:“你读过哪些兵书?最近又在读什么?”  蒙元亨觉得与跛脚人甚是投缘,因此也没必要假意客套,便直言道:“《孙子兵法》、《六韬》、《尉缭子》,还有戚继光的《纪效新书》、《练兵实纪》,都读过许多遍。

最近在读《盐铁论》,更觉受益匪浅。 ”  跛脚人好奇道:“《盐铁论》可不是什么兵书,而是写桑弘羊这个聚敛之臣。

古往今来,对盐铁财政感兴趣之人,都是和孔方兄打交道的,很少有名将钻研盐铁之法。

”  蒙元亨近来痴迷于《盐铁论》,讲起此书滔滔不绝:“在下看来,《盐铁论》亦是一部了不起的兵法。 桑弘羊管着汉武帝的钱袋子,推动盐铁改革,虽有聚敛之名,却是为国聚财。 汉武帝逐匈奴于漠北,世人皆以为是卫青、霍去病用兵之妙。

却不知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若无桑弘羊的富国之策,又拿什么强兵?”  蒙元亨又说:“霍去病用兵极善长途奔袭,十万大军在茫茫草原迂回穿插,突入匈奴境内两千里,直至封狼居胥,建不世之功。 但仔细一想,大军深入敌境,得携带多少粮食,每名士兵得配多少匹战马?若无强大后援,这般战术岂非自取灭亡。

都说霍去病是不世出的名将,这话却不尽然。 照我看,世间未必再无霍去病那样能大胆用兵的名将,而是中原王朝再没有汉武帝时的国力,能支援几十万大军进行一场气壮山河的远征。

”  跛脚人沉默半晌,才缓缓说道:“打仗打的是粮饷!都说三军易得一将难求,殊不知名将易得而粮饷难求。 蒙公子年纪轻轻,便已通达古今。

”  两人正说着,蒙顺回到了会馆。

尽管大雪纷飞,他的额头却渗着汗珠。 原来,蒙顺外出办事,听说蒙元亨怒喝蒙古亲贵,还动手打了人,便急匆匆赶了回来。

一见跛脚人,蒙顺却赶忙行礼,并拉过蒙元亨:“还不拜见周叔叔。

”  跛脚人正是蒙顺故交,如今索额图府中的幕僚周弘毅。

那位冰雪聪明却又古灵精怪的女童,便是周弘毅的女儿周琪。

蒙元亨欣喜异常,说:“早就听过周叔叔大名,请恕小侄失礼。 ”  周弘毅哈哈笑道:“恭贺蒙老哥,元亨有勇有谋,见识卓绝,他日必定破壁高飞,光耀门楣。

”  蒙顺问:“贤弟,不是说今晚相府相见吗,你怎么过来了?”  周弘毅缓缓说道:“索相今晚没法见你了。 ”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 《天下商帮》已出版,各大网站均可购买阅读全文。

    上一篇:盘点预防老任心绞痛的7个方法 下一篇:圆满假期——愿做灰暗世界中的一盏灯